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老鼠吃人续-(XINWEN)

发布时间:2021-09-24 14:51:36 阅读: 来源:换热器厂家

“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睡梦中的我唤醒,我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的看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就在我想要不接的时候,它一个劲的震动就像是将死之人最后的挣扎,我勉为其难的按下了接听键。

“张总!张总!不好啦!”说话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了,这是我的助理小刘,他急促而又慌张的语气让我一下子意识到,出事了!

“不要急,慢慢说,怎么啦?!”我此时疲倦的睡意已无,脑袋异常清醒,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我公司生产的药出什么问题,我紧张的问道:“难道是药...”

“不是啊!”他说的很急,但我听到不是药的问题,心里的大石块一下子落了地,“张总啊!咱们的研究主管死啦!”

“什么!”我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我可以感觉的到我的脸有些发烫,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我知道助理是不会骗我的,我语气微弱的问道:“死了?”

“对啊!张总!太可怕了!我现在就在实验室,地上有好多的老鼠!”在电话的这头,我听见助理小刘的喘息声大的吓人,但当我仔细听时,隐隐约约听见电话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啊!不要...不要过来!”小刘的声音有些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一样,啪!我听见电话掉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嘟嘟嘟声,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挂电话后传来的声音是如此恐惧,一向稳重的我慌了!

天才微微亮,我简单的穿了几件衣服就往公司赶,是什么事?老鼠?难道?又是老鼠吃人?我一路上想着,脑子里小的时候妹妹被老鼠咬死在跟前的画面清晰的闪现在眼前,心一直静不下来,该死的家伙!我心里狠狠的骂着!

在实验室的门口站着不多的几个人,他们都是我公司的实验研究员,跟随研究主管一起攻克我的新项目,看着一个一个慌乱的表情,我赶紧上前问道:“大家都没事吧?”

“哇啊啊!”一个女员工突然大哭起来,她蜷坐在墙角,双手抱着头,不肯看我一眼,其他的员工一个个的都低着头,表情难看,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其中的一个班长说道:“张总...”

“恩,”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肯定的看着他说:“怎么回事?”

他虽然努力控制难过的情绪,但说话的时候还是略带哭腔说道:“主管...为了救我们,死在了里面...”

“那刘助理呢?人在哪里?”我追问道。

“刘助理也死了!”班长大叫到:“本来大家都可以活下来的!但是门突然打不开了,刘助理为了将门打开,就...”。

“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我话还没有说完,班长就插话说道:“是老鼠!是实验室里的老鼠!”

我一听老鼠两个字的时候头皮发麻!果然!真的是老鼠!

“有几只?多吗?”我想知道更多又问道:“现在还在吗?”

“你看!”顺着班长手指的地方,我看见那是一堵大大的玻璃墙,透过墙,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的一切,我走的缓慢,小心的向里看着,里面很乱,实验用的设备散落一地,地上的研究报告加上实验用的药水和药材就像电影里生化危机一样,这一幕真的就发生在我眼前,我狠狠的跺着脚骂了一句:“卧槽!”

忽然,我看见有几只小家伙在桌子腿间来回跳蹿,像是在向我挑衅一样!

地上躺在两具我曾经很熟悉的人,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是冰冷的尸体,就在刚才小刘还给我打电话报告情况,我现在肚子里一肚子火!居然还敢在我的面前挑衅!

哐!哐!哐!

我一脚一脚的狠狠踹着玻璃门,那脚踩在门上时发出一声接一声的闷响,震动在那玻璃门里的每一个地方!我要让老鼠们知道我此时的愤怒,我要杀了它们!一只不留!

“张总!张总!”我回头一看,班长一边拉着我一边说道:“不要这样,门要是开了的话,老鼠门跑出来就不好了,到时候不知道会死多少人呢!”

“什么?你的意思是?!老鼠它还会吃了我?”我大吼道:“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妹妹就死在我的旁边,她就是被老鼠咬死的!后来我因此被赶出家,你知道吗?”

“哈哈,”我大笑道:“从那以后,我见老鼠就杀老鼠,死在我手里的不在少数!”我说到这里时脸上露出了自豪的微笑!“再后来,我想到以老鼠发家致富,所以我的实验都以老鼠为对象,就算老鼠死了,我也不会心疼!哈哈,只有老鼠怕我!老子才不会怕它!”

哐哐哐!

我一脚接着一脚的踹着,在场的一共四个人,他们估计从来没有见过我如此狰狞的一面,他们目瞪口呆,那班长也没有话说了,任凭我的笑声的实验室密闭的空气中回荡!

“哎哎哎!你!干嘛呢!”我被突如其来的叫唤声惊醒,我一回头,那是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他向我吼道:“乖乖站着!”

“奥!警察同志啊!”我的神情一下子恢复了,我赶忙走上前去,窝着警察的手说:“你们来了,我是这里的董事长,你好!”

“哦!你好!你好!”一听我说我是董事长后,警察的眼神都变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随和甚至是附和我一样,“这里是什么情况?您能仔细说说吗?我们也好备案”

“奥!我这里研究的主管对我的管理有意见将我的助理杀死在实验室里后,自己喝药自杀掉了!这就是一起常见的案件!”我边说边向那个警察是这眼色,果然,警察也会意到我的眼神,简单的说了几句人就走了。

“你!”班长怒目等着我!骂道:“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其他的三个人也死死地瞪着我。

“我这也是为公司考虑,你们想要是人们知道我们公司出了这样的事,那刚刚签下来的合同会有很多的人单方面毁约的,这样我们会面临破产的危险啊!”

“呸!”女研究院向着我吐了一口唾沫说道:“都是你!一天到晚让我们研制新药新药,从早到晚,从晚到早,这下好了出了这样的事你还在推卸责任!要被老鼠咬死的人是你才对!”

“就是!”他们附和着说:“不干了!”

啪啪啪!

他们将自己上班时穿的白色大褂脱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转身要走!

“哈哈哈哈!”就在此时我哈哈大笑,我抬着头,看着天花板。

“呸!还有脸笑!”

“嘣嘣嘣!”随着三声的巨大响声,三个人应声而倒!他们的头在瞬间爆炸开来!血和脑浆在天空中撒开!就像是喷泉一样!溅落在还没有倒下的班长身上!

此时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的臭味!班长见其他的三个人脑子被炸的稀里哗啦,只有一具没有头的尸体躺在地上,时有时无的抽搐着!那被打中的地方还随着即将停止跳动的心脏留着挣扎的血!

“你...”班长结结巴巴的转过身看向我!

我看见他的眼神极其复杂,是一种害怕,又是一种憎恨!我笑着!枪还在我的手上,烟气没有完全从枪眼里散尽,我眼神犀利,尖刻的说:“你们都得死!我不能让大家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不要怪我!”

“嘣!”

子弹飞速的射出,我更本就看不见它的飞行轨迹,但是它最后的终点便是班长的心窝窝!血在心脏强有力的跳到下喷射到我的脸上!这血还是热的!

“哈哈哈!”我笑着,看了那封闭的玻璃门一眼,似乎此时的杀气已经达到了极点!我想起了妹妹死去时被老鼠咬烂的脸,我想起我被赶出家门时歇斯底里的怒喊,我想起我杀老鼠时愉悦的微笑...

嘣!

我一枪将封闭的门击穿!那门也随声碎落一地!我拿起一把斧子走到了里面...

窸窸窣窣的声响像钟声一样在我耳边敲响,枪已没有子弹,我把枪扔向还在地上啃着小刘尸体的老鼠,那老鼠受到惊吓后向着我龇牙咧嘴!

“呼呼呼”它们发出受到威胁后的恐吓,只见这些老鼠眼睛发红,张着嘴舌头一上一下的扭动,这是我没有见过的老鼠,洁白的身体,诡异的眼神,像是对我的嘲笑!

“妈的!”我使劲挥舞着斧子:“老子砍死你们!”

脚下被小刘流的血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斧子掉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此时,老鼠们看见了机会,鬼魅一样钻到了我的跟前!

我感觉裤腿一凉!有老鼠钻了进去!我使劲的在地上打着滚,又有老鼠向我靠近,我的耳朵火辣辣的疼,我手一摸,血!

我的鼻子,我的眼睛,一阵又一阵的生疼,不行我不能死!我不会被老鼠咬死的,我不能像妹妹一样!我要杀了你们!

沈阳皮肤病医院比较好的是哪家

济南肺癌医院哪家好

济南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