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黄宏生二次创业进军汽车产业要闻-【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14 17:43:11 阅读: 来源:换热器厂家

摘要:   28年前,被深圳的改革大潮吸引,毅然挥别国企“副厅级”待遇下海的黄宏生,怀着实业报国的情怀,创立了创维公司。2015年,创维在中国大陆彩电市场的销售量、销售额均排名第一,成为名副其实的“双料王”。黄宏生 ...   28年前,被深圳的改革大潮吸引,毅然挥别国企“副厅级”待遇下海的黄宏生,怀着实业报国的情怀,创立了创维公司。2015年,创维在中国大陆彩电市场的销售量、销售额均排名第一,成为名副其实的“双料王”。黄宏生如愿创造出了“像松下、索尼一样的公司”,实现了他的“彩电梦”。

现在,年逾60的黄宏生,丝毫没有退休的打算。因为他的人生还有一个梦想没完成。从彩电产业的“死人堆”里成功爬出来的黄宏生,转眼却一头钻入了有“家电佬”坟墓之称的汽车产业,这个行业连行业大佬美的都曾栽过跟头,黄的选择不禁令人为其又捏一把汗。在新能源汽车这个航道上,黄宏生喊出了要做“客车中的特斯拉”这个口号。

几年来,黄宏生一直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几乎不接受任何采访。但这一次,从深圳发家的黄宏生终究选择回来再战,在经历了身陷囹圄、低调出山之后,他携南京金龙再次站到了他最开始出发的地方,已到“耳顺之年”的黄宏生想要再次证明自己。

二次创业,携金龙回归

6月22日,深圳“东进战略”重大产业项目之一的南京金龙项目,正式启动拆迁。就在6月3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马兴瑞曾现场调研项目选址,要求加快项目落地。随后,坪山新区拿出了“马上就办”的干劲,仅仅20天,便完成了该项目的征地拆迁准备工作,创造了产业项目用地征地拆迁启动新纪录。

南京金龙项目计划80亿元投资背后,站着已淡出公众视野多年的江湖大佬黄宏生的身影。

早在今年4月,黄宏生便携南京金龙新能源汽车回归深圳,与坪山新区签署了《南京金龙深圳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投资合作协议》。项目建成后,预计实现年收入300亿元,实现年利税8亿元,成为创维系新能源汽车总部战略平台、研发技术中心和高端智造中心。

在黄宏生看来,目前新能源汽车是国家“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深圳已将新能源企业列入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并作为重大项目予以支持,创维系新能源车回归深圳,就是要借助这里的创新驱动环境、人才及产业优势,搏击更大的国际市场。“深圳长大的孩子总是要回来。”

1988年,黄宏生被中国深圳的改革大潮吸引,辞去了政府部门的“副厅级”工作,只身“下海”到香港,后来在深圳华强北创办了创维。共同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1978级的黄宏生、TCL董事长李东生以及康佳原掌门人陈伟荣,被称为“中国彩电三剑客”。

经过近30年的拼杀,创维从一家最初从事代理电子产品出口的小型公司,逐渐发展为以生产销售电视机为主的大型家电集团。奥维数据显示,2015年,创维在中国大陆彩电市场的销售量、销售额均排名第一。

2006年,黄宏生因涉嫌挪用资金被香港区域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这曾让其一度跌入人生低谷。到了2009年7月4日,黄宏生获提前保释,低调出狱。当时,尽管出狱消息一度令创维数码股价应声大涨,但黄宏生并没有马上重掌创维帅印,而是转身跨界进入汽车业。

2010年4月,黄宏生及其妻子林卫平抛售创维1亿股股份,合共套现9亿港元,随后成立创源天地投资公司。2011年,创源天地子公司南京创源天地汽车有限公司与厦门金龙和南京东宇汽车集团签署了《关于南京金龙三方重组协议书》,共同出资重组了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先期注册资本7500万元。次年年初,黄宏生出任南京金龙董事长,发力纯电动客车业务。

汽车行业曾一度被称为家电佬的坟墓。过往曾有不少家电企业进军汽车产业,都铩羽落败,血本无归。年近花甲的黄宏生为何选择跨界杀入新能源汽车领域?

6月18日,在南京理工大学紫金主张大讲坛上,黄宏生罕见分享了自己从一个家电大佬化身“汽车菜鸟”的二次创业经历。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中国彩电成为了世界生产和销售量最大的国家。国内汽车业也应该参照家电的发展模式,走自主创新的道路,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只有这样,国产汽车品牌才有机会重走中国彩电通过自主创新的国产化道路,并走向国际大市场。南京金龙的目标,是打造‘客车界的特斯拉’。”

作为汽车行业的门外汉,二次创业的艰辛不言而喻。2011-2013年间,南京金龙持续亏损,据传每年亏损额度达4000万元以上。黄宏生先后交足了十几亿元学费。

据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黄宏生平常很少回到创维总部,把很多精力都放在了南京金龙项目上。为了二次创业,闲不住的黄宏生甚至把铺盖从深圳的别墅搬到了工厂,每天早上6点半就转一圈,上午去研发中心请教,下午到市场上聆听客户的投诉和批评,这样艰苦奋斗的日子足足维持了四年多。

不为众人看好的南京金龙,五年来,安居一隅,最大程度地调动了上下游产业、资金、技术和人才资源,开发了全系列的新能源客车产品。同时,充分运用创维集团在IT与电子信息领域多年的积累,快速提升了在新能源汽车整车控制、电机电控、电池PACK、BMS和智能化等方面的水平,公司和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在美国共建的新能源实验室也已投入使用。

在交足了学费后,南京金龙多年的技术、人才累计亦开始开花结果。2014年,南京金龙实现扭亏为盈,销售收入达16亿元,比2013年翻了4倍,其纯电动客车产销量达到1890辆,跃居国内全行业第二。2015年,南京金龙实现了累计上牌约8700台,同比增长400%,销售收入近55亿元,打入新能源客车行业前三,连续两年获得了全国纯电动客车产销量的亚军。

与此同时,随着金龙客车在黄宏生手中“起死回生”获得生机之后,其全国化运作和布局接连不断。去年,金龙客车宣布在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投资51亿元建设新能源汽车基地。年初,黄宏生在其第二次创业“福地”南京透露,未来5年他将继续加大在南京投资总额约110亿元布局金龙客车、创维白电、创维黑电三大项目,其中今年就将投资20亿元,最终实现千亿销售目标,相当于在南京“再造一个创维”。南京金龙相关负责人介绍称,计划在2020年实现620亿元销售额,2025年前实现1240亿元的新能源汽车销售额。

黄宏生透露,南京金龙要从商用车走向乘用车,而且其智能化和娱乐化的程度,要成为千家万户的“娱乐中心”和“工作中心”。为了推动金龙客车从原有的商用车市场进入乘用车市场,黄宏生还专门注册了新商标开沃(Skywell),同时还将借助创维的海外资源,将金龙电动车推向东南亚等海外市场,瞄准马来西亚、印尼、泰国、菲律宾等国家市场。

将俩“亲生儿子”培育成才

“我要创建一家像索尼、松下那样的企业。”在彩电领域创业初期,黄宏生就曾喊出这样的口号。彼时是20世纪80年代末期,随着日本经济腾飞,日本产品正风靡世界,其管理经验也被众多企业家奉为信条,日本企业似乎披上了神话般的迷人色彩。

20多年后,当初那个听上去有点狂妄的“中国梦”竟然真的实现了,逐渐发展壮大的国产彩电终于将过去称霸全球的日系和韩系彩电甩至其后。

数据显示,自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这12个月中,彩电品牌在国内市场占比中,以销售量统计,创维、海信、TCL分别以17.8%、16.3%、14.2%的份额雄踞市场前三,紧跟其后的是占比11.9%的长虹和11.3%的康佳。而以销售额统计,创维、海信、TCL、长虹、三星则分别以17.3%、16.9%、13.1%、10.4%、10.4%的占比依次排位。创维无疑成了双料冠军。

创维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2015年财报数据显示,总营业额达426.95亿港元,同比增长6.4%;集团总盈利25.27亿港元,较去年增长27.1%。这亮眼的业绩背后,已经是创维连续十年的持续增长。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家电市场整体承压严重,竞争对手在2015财年基本出现利润下滑甚至重大亏损。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表示,创维的逆势增长,得益于集团积极改善产品结构,且战略方向具有前瞻性。

而对于当前的中国家电产业来说,彩电已进入存量市场,甚至正在遭遇薄利危机。如何寻求企业发展的增量空间,生死攸关。

实际上,黄宏生自2009年低调出狱后,并没有选择重回创维任职,但其自2012年起开始出任创维集团的顾问,目前在创维数码持股38.17%,为创维集团创始人及大股东双重身份。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尽管近年来黄宏生并未直接操盘创维的具体经营事务,但无论是创维从彩电向白电的多元化扩张,还是创维的国际化并购和布局,甚至是创维的重大项目投资决策,仍然由黄宏生这个大老板最终拍板与决策。

简单而言,千亿目标的创维难以通过单一的彩电业务来实现,靠彩电做强之后,则要向黑白联动、软硬兼施的全家电服务商转型。于是,创维坚定实施多元化、智能化、国际化三大战略。2010年,创维在南京建立白电生产基地,该项目预计年产能可达到600万台,便是黄宏生的牵线搭桥。

而最开始借助创维集团的平台、品牌、技术以及资金实力快速做大的金龙客车,则迫切要从曾经的商用车领域,转向前景更大的乘用车领域。

虽然创维集团和南京金龙两家企业各自独立,没有股权及业务上的交集,但本是同根生,且两者均迈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在未来的商业竞争中,在同一个老板的运筹帷幄下,是否会演绎出“各自独立却又协同发展”的新商业模式?何况,连空头大佬格力都宣布挥师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图谋更宏大的事业版图,创维一只脚踏在了新能源汽车的风口上,弯道超车似乎是更水到渠成的故事。

更确切地说,创维集团与南京金龙之于黄宏生,就像是两个同样钟爱的亲生儿子。黄宏生将如何规划这两个儿子的未来?在传承家业的问题上,未来两个儿子有无可能出现什么样的交集?

6月16日,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南京金龙“更多是黄老板个人的事业选择,与创维集团没有业务上和股权上的交集,暂时也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熟悉创维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液晶屏幕供应、车用电子、智能化技术对接上,作为上下游供应商、合作伙伴的角色,创维的确可以与南京金龙有很多业务上的合作,创维也不会放弃在这方面的优势,但目前这些还没有确切的合作模式。同时,南京金龙项目依托国家产业政策的东风,目前更多会着眼于节能而不是智能。

资深行业分析师梁振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谈道,按照港交所的规定,黄宏生的身份,导致其不能直接回创维集团管理层任职,如果两家公司想整合到一块,会存在较大难度,无法像格力跨界新能源汽车一样直接对标进行收购那么简单。对于大老板而言,现阶段肯定会保持金龙的独立性,尽量不会有所交叉,会按照创维原有的发展方向,求稳为主,避免产生任何波动。

创业家黄宏生

黄宏生一生起起伏伏,在家电同行和老部下的眼中,他永远是富有创业激情和冒险精神,同时又相当低调的一个人。

杨东文曾这样评价黄宏生:“黄老板思维比较跳跃,商业领悟力非常好,当你没看到机会的时候他看到了,当你炒股票的时候他卖掉了,当你做房地产的时候他不做了。”

作为黄宏生最信任的一个老将,杨东文是大学教授出身,儒雅、严谨、细致的学者风范展露无遗,每次举办发布会或接受媒体采访,谈及财务数据,甚至能精确到小数点之后。

黄宏生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老炮儿”,出席场合喜欢戴金色的领带,是个性情中人,不会跟你聊精确的数字,但会跟你谈论为人处世之道还有梦想。

与零售大王国美黄光裕的缺位一度让国美动荡不已相悖,在黄宏生此前缺位的8年时间里,杨东文所带领的一批职业经理人团队,不仅迅速将创维危机化解,更是将创维带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黄宏生个人颇为推崇美的创使人何享健的交棒模式,他曾透露,儿子对子承父业没兴趣,未来或许会仿效何享健的交棒路径,企业由家族控股、职业经理人打理。此外,黄宏生还会定期地与核心管理层讨论企业发展的话题,甚至会引荐不少专业人士给管理团队相互认识。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黄宏生与喜欢登山的万科创始人王石私交不错。5月24日创维东南亚制造基地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揭牌,王石便受邀出席了该活动。而早在2009年,就有消息传出黄宏生有意投资万科旗下房产双方进行谈判。

与黄宏生同样低调,但又无法忽视其影响力的,还有黄宏生的妻子林卫平。林是黄宏生的同班同学,亦是黄的事业伴侣,目前担任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黄林二人在创维重大场合“出双入对”“伉俪情深”,在内部被传为佳话。

二人的儿子林劲,是个“80”后,大学本科毕业后,曾在台湾芯片厂工作两年。2011年进入创维彩电事业部任产品经理。2014年,林劲出任创维旗下互联网品牌酷开公司CEO,与创维内部培养的技术人才王志国“搭档”。酷开作为创维互联网业务的“试验田”,最终目标是国内互联网电视的第一品牌。2015年酷开电视总销量突破100万,借助创维电视庞大的出货量,截至目前酷开激活用户数达到1700万,位居大屏运营端第一,远超第二位的乐视和小米。

熟悉创维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林劲年轻有为,很熟悉彩电行业市场形势。至于“太子爷”为何姓林,该人士向记者谈道:“起初很多创维人士也对此感到疑惑,但那年林劲结婚,黄老板主动提起过这个事情,是出于对妻子多年不离不弃的感激之情。”

“宁做痛苦的人,不做快乐的猪。”是黄宏生的一句名言,亦是其“不断折腾”的人生态度的写照。诚如其日前于南京理工的讲堂中回忆道:“自己也曾经历过休闲两年的日子,不用每天上班,不用面对管理上、经营业绩上的烦恼;不用对品质品行低下不思进取的员工发火,而是去全世界旅游,冬天去北海道滑雪,夏天去各地打高尔夫球。但不知道为什么快乐不起来,人在这个世界好像可有可无,朋友也交不到新的。后来读了很多书,才慢慢感受到:工作比无所事事快乐得多。现在的自己,每天几乎都在赶飞机,飞深圳、北京、国外,经常是24小时转3个城市,白加黑,走起路来甚至比年轻人都快。”

新房装修专家

上海靠谱装修公司

装修材料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