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近百个众创空间汇聚杭州双创杭儿风正紧吹

发布时间:2020-02-19 23:45:20 阅读: 来源:换热器厂家

在距离北京中关村往南1200多公里的杭州,创业,在冬日的暖阳中,热气腾腾。一个个众创空间如火炬般镶嵌在这个城市的角落,浙大系、阿里系、海归系、浙商系,汇聚成之江大地创业“新四军”,一个个创意、想法在这里生根发芽,天南海北的创客们,在这片创业热土上完成从雏鸟到雄鹰的蜕变。

钱塘自古繁华,此刻隽秀依旧。指尖将杭城众创空间地图轻轻翻阅,在高新区、西湖区、余杭区、江干区、拱墅区,近100个众创空间将人才、资本、项目、品牌汇聚,各类创业活动风起云涌、各式创新大赛紧锣密鼓。

杭州是2015年全国创业项目增长最快的城市,2015年创业项目共计1364个,年均增长率32.4%,其中503个项目获得融资,占比37%,与上海持平,高于深圳的31%。

此时的杭州,正以更为宽广的胸怀招徕五湖创客,回归创业初心;也以更理性的姿态扶植众创空间,找寻发展模式。2015年最后一个周末,浙江省科技厅出台众创空间管理办法,一年来拔节成长的众创空间有了较为完善的发展路径,关于众创空间的定义、具备条件、评价体系等悉数呈现,为纲为矩,助力众创空间可持续发展。

乙未逝,丙申来。众创天堂杭州,在上演着怎样的创业故事?我们将选择杭州市纳入国家孵化器管理体系的一部分众创空间,一来探讨众创空间的发展模式,二来走进创客们,找回那份“行之于途而用于心”的不变初心。

瞧,“双创”之下,杭儿风正紧吹。

众创空间:贝壳社

地点:滨江海创园

人物:创客李洪波

——“我想为更多人而活”

钱塘江畔,六和闻涛。在闻涛路南侧海创基地北楼一层,阳光从玻璃穹顶倾泻而下,径直穿过一片高大的绿植,便到了贝壳社,这是全国首家专注于医疗健康行业的众创空间。

元旦后的一天,记者走进贝壳社,看到将近1500平方米的物理空间内,蓝绿相间的地板之上,两排长条木纹铁架桌纵深排列,右手边两张办公桌子旁,华夏病理网项目团队正筹备着搬家,左手边一张空置的办公桌前放着将于元旦后入驻的新项目夏娃科技。

每个创业团队之间用白色书架简易隔开,书架一侧写着“再难走的路,也要坚持走到底”,像极了多数创客内心的独白。

在贝壳社联合办公区域尽头,一间用玻璃隔开的办公室内,华夏病理网项目联合创始人李洪波在跟客户谈着项目,这个中年男子在去年彻底辞去国内最大的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金域检验集团高管之职,从广州迁至杭州,在“知天命”之年选择创业。

为何选择创业?这位病理学的博士后侃侃而谈,他的人生经历正如窗外的钱江潮水,依势而动,澎湃依旧。

上世纪80年代末,李洪波顺应中国第一拨出国潮,选择美国继续深造,并拿到了美国病理医生执照,且一待就是17年。2006年,李洪波情系故土,选择归国,随后在广州金域集团担任首席医疗官。

2015年,创业大潮风起云涌,创新的热情依托“互联网+”的力量被次第点燃。年初,原华夏病理网的创始人杨敏找到李洪波,说“想干场病理学的大事,让病理诊断搭上互联网的快车道”。而那时,杨敏也刚辞掉在墨尔本当地最大一家上市病理诊断中心的工作,想在华夏病理网的基础之上,发展成为远程病理诊断平台。

李洪波心动了,不为别的,仅为了多年来心中不灭的情结。“20多年来,我为自己而活,此后,我想为更多人而活”,李洪波说,这是一场关于病理学的技术革命。在我国,由于医院对病理科的不够重视,加之基层病理医生的缺位,导致国内病理医生的缺口达10万人,每天都有不少患者家属带着病理切片奔赴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请专家确诊。

“华夏病理网要做的,就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病理医生,通过远程病理诊断平台,时时会诊来自全国各地的病理标本,发出病理诊断报告,从而减少医疗风险,为广大患者和病理界带来福音”,李洪波说。

当梦想与贝壳结缘,在短短一年时间的大浪淘沙里,华夏病理网项目在贝壳社专业导师和天使资金的支持下,从一个免费公益运作模式的网站实现了商业化蜕变,成长为医疗领域一颗璀璨珍珠。去年11月份,华夏病理网获得独立创业融资3000万元,市场估值1.5亿元,比刚踏进贝壳社时的市场估值多了近15倍。

与其他7个项目共同搬进贝壳社时的场景,李洪波至今仍还记得。如今,除了华夏病理网外,还有4个项目成功毕业,入驻科技园区。而其他三个项目,却经历了残酷的淘汰,在入驻不久后因项目自身原因无法继续维系。“创业成功者十之二三,失败亦是常态。而众创空间恰恰降低有梦想者的创业成本,给创业者一次试错的机会”,看到其他团队的离开,李洪波如是说。

作为医疗健康领域的专业众创空间,贝壳社找准了当今医疗健康行业创业的痛点。若你的医疗健康“金点子”被贝壳社选中,贝壳社将为你提供包括免费的物理办公场所、早期天使投资资金、创业导师以及一系列企业、医疗、投资机构、培训等资源,为创业者解除“后顾之忧”。

贝壳社不仅仅是个占地1500平米的物理空间,还是一个集线上线下为一体的创业产业链。贝壳社副总裁范志强说,如今创业者首要的是资金和资源,其次才是教育和空间,而线上贝壳社通过集合各种医疗资源、投资机构,让医疗创业者有更多机会接触资源、完成从无到有的质变。

元旦过后,华夏病理网将正式入驻位于滨江区的天和高新科技园,拥有1000平方米的办公区域,李洪波这会儿正忙着招兵买马,创业的梦想正在钱塘江畔滋长,此刻,李洪波的内心只有四个字——“无愧初心”。

众创空间:楼友会

地点:颐高创业大厦

人物:成风——“为了骨子里的信仰”

元旦这天,成风一刻都没闲着。新年一大早,他便迎着朦胧的雾气登高,虽然没有看到喷薄而出的日出,却在2016年到来的第一天清晨,欣赏到杭城冬日里的宁谧山景。他说,这是他坚持多年的习惯,新的一年,应有新的气象。

不过,2016年对于成风来说,充满了期待,因为1月下旬,成风和小伙伴联合打造的全新商业设计服务平台“七号人”新版将正式上线,这是成风给自己“而立之年”的一份礼物,

此时,距离成风搬进楼友会众创空间不足10周。短短2个多月,成风的项目进展迈向了新的速度。这一切,离不开楼友会众创空间。

西湖区黄姑山路29号,颐高创业大厦。墙体上是由电脑芯片、电子原件样式所构成的凸起图案,预示着这里聚集的是一群从事互联网类型的创业团队。一面绿色背景的墙体上写着“让创业更轻松”,这里便是楼友会创空间了。

这个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空间内,共有约180个工位,可容纳十多家小型创业团队。开放的联合办公场景让团队彼此之间熟知,哪家团队又融到资了,哪家团队又去路演了,哪家团队又出新产品了,一切众创空间内的风吹草动,身处其中的创客们都了然于胸。

楼友会于2014年3月正式营运,颐高集团将其原本不太走俏的4楼商铺经创意装修,变成一个集创业咖啡、众创空间、创业投资、创业服务为一体的新型孵化器运营平台。

去年10月份,成风带着自己的团队和想法搬进了楼友会,租了几个工位。而在此之前,成风是有着5年的海外留学、工作背景的80后海归。伴随着新一轮的归国潮,成风离开了瑞典,归国创业,选择距离家乡山东千里之外的杭州。当记者追问为何选择杭州创业,成风跟许多人的回答相像,“被这里的生态环境、创业环境所吸引”。

成风团队起初从单纯做互联网网页设计,到最终扩展做商业设计服务平台,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七号人”项目要做的,就是独立设计师作品展示和服务交易平台。即用平台对接国内的设计需求和欧洲的独立设计师,让中国的消费者可以用一个理性的价格获得超级设计体验。

目前,“七号人”平台上已集合了国外设计资源200家,杭州本地资源100家。新版本上线后,杭州站海外设计O2O平台将开通,届时本地化的平台模块、合理的价格,带给消费者的将是意想不到的大牌设计。

平安夜那天,成风与合伙人在楼友会创业咖啡馆谈着项目,而外面,则是一家创业企业的新产品发布会。“在咖啡馆临时搭建的台子上,创业负责人谈着吉他,台下创业者、投资者谈笑风生,这种氛围是任何空间都无法给予的,包容、自由,充满活力,当然,也更有压力和动力”,成风说,“创业没有寒冬,如果有,那是因为骨子里缺乏创业的信仰。”

如今,楼友会众创空间也随着创业热潮不断壮大,先后运营了楼友会众创平台、汽车互联网万创空间(万达项目)以及宁波、台州、绍兴、青岛、大连等20多个众创空间项目,将楼友会的资源布局到二三线城市,以期撬动当地创新引擎。据悉,自楼友会开办以来,共举办活动700多场,是杭州创办活动最多的创业服务平台之一,并先后孵化成功40多个项目。

“‘成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也是成风的创业态度。

众创空间:浙大E-works创业实验室

地点:浙大科技园

人物:林子翔——“成功与失败在于是否坚持到底”

凌晨一点多,林子翔还在位于文一西路的一间写字楼内等着财务报表,而距此2公里开外的阿里巴巴依旧灯火通明。出办公室已经快两点,林子翔叫了Uber,凑巧的是又一次与刚从阿里下班的员工拼到了同一辆车。“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告诉自己,连阿里这么伟大的公司都还在加班,我们初创团队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

初见林子翔,是在浙大科技园A楼东区二层E-works创业实验室内。那会儿他刚从浙大紫金港校区搭车过来,背了个黑色的双肩包,到E-works后他径直左转,到位于拐角处自己的工位前将双肩包放下,便安静地坐到我的对面,递上了名片。

眼前的这个大男孩,1994年生,丽水人,去年被武汉华中农业大学保送至浙大读研,现为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遥感专业研一学生。别看林子翔年纪小,却有着多次创业体验——大二时与人合作经营文化衫,大三时帮导师的研究成果进行推介,积累了不少产品推介的经验。

读研与创业,林子翔选择并轨而行。去年3月份,林子翔提前来到浙大跟着导师做实验,受浙大创业潮的影响,林子翔于2015年5月份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杭州锋飞科技有限公司。7月份,在经过一轮路演后,林子翔带着他的项目入驻浙大E-works创业实验室,拥有了3个工位。他的项目意在“打造安装维修界的优步”,其名为“e修鸽”的APP在12月初刚刚上线,同时获得了天使轮200万元的融资。

林子翔是在利用移动互联网发展共享经济。他所设想的针对维修师傅的未来生活是这样子的——维修师傅甲在业余时间利用手机接单成功后,驱车前往维修住户家,这一路维修师傅甲通过Uber在旅途中共享了自己的私家车,随后找到住户上门提供维修服务——人们的时间、技能、私人财产通过共享经济实现资源最优化配置。

然而,创业并非一帆风顺,几乎每个创业者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绊脚石”。创业初期,林子翔一度遇到关于项目运作方向以及人员管理上的难关。产品地推效果甚微,人员大幅度流动,这些曾让林子翔感到无助和迷茫。在那时,他骑电动车在浙大科技园与紫金港校区来回时,还曾发生过3次小的交通事故。

“有时候真的感到身心疲惫,不过每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本·霍洛维茨《创业维艰》中的一句话——成功与失败在于是否坚持初心,于是告诉自己一定可以”,林子翔说。此外,在浙大E-works创业实验室的创业导师们的点拨下,林子翔选择入驻京东到家、大众点评、美团、淘宝等,在短短两个月间,e修鸽的浏览量到达百万。

依托浙大E-works创业实验室,让许多有想法的浙大学子圆了创业梦,成功入驻各大产业园。目前,浙大E-works创业实验室有40多个项目正在孵化,30个企业团队和项目已注册公司。

阀门试压机价格

液压脉冲试验机

气压增压系统生产商

济南PVC软管耐压爆破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