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热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换热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炒煤炒房遭遇调控之痛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3:13:17 阅读: 来源:换热器厂家

炒煤炒房遭遇调控之痛,

炒房、炒煤、炒棉、炒商铺、炒油田 温州民资以其敏锐的市场嗅觉总是能够先人一步找到市场的 蓝海 。但是近来,这一中国民间投资的标杆却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回撤迹象。

百亿游资回归

来自温州银监局的抽样调查显示,目前温州民间流动资本约有1900亿元,其中至少有400余亿元常年跨区域流动。实际上,很早之前就有业内人士预测说,温州市拥有5000亿元的民间资金,外流到全国各地的资金则在3000亿元左右。

眼下,温州 炒族 们纷纷放弃了在外投资的打算,同时在陆续清理手中能够变现的 筹码 ,将套现来的资金划回在温州的账户上。据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介绍,近几个月以来,仅从上海、北京楼市撤回来的温州民资就有三四百亿元。

真的太累了,该歇一歇了。 7月份刚从北京回来的温州炒房团的领军人物张先生,近段时间都呆在温州瑞安的家中陪老婆孩子。

北京的10处房产刚刚卖掉,它们都是去年买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升值很快,除去银行的利息等成本,每套下来大约赚了十万元。 张先生坦言,如果等到好的买主可能会赚得更多,但他担心政府再次出台不利房产投资客的政策, 而且现在像这样的高楼住宅往往有价无市,看房的人很多,真正的买主却寥寥无几。

张先生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正如他上月不顾老乡的劝阻毅然从宁夏某煤矿撤出来一样。虽然该煤矿每天都有近十万元的进账,但投资成本高达几千万元,而且申报了数月的安全许可证迟迟不见踪影。这让他的心始终都悬着,于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张先生以原价把股份转让给一位老乡。

今年4月,正当他到北京四处看房的时候,这位老乡打电话给他,他们的那家煤矿已被当地政府勒令停业整顿,原先鼓励他们开矿的 头头脑脑 都躲得远远的,开工遥遥无期,几位合伙人只得把股份以低价转给当地一家国营煤矿。

张先生的情形只是温州民资在全国各地铩羽而归的一个缩影。如今,他身边的大多数老乡都已把资金撤回温州。来自央行温州中心支行的统计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截至6月底,温州市银行业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为2763.63亿元,按人民币计比年初增长354.65亿元,其中人民币存款余额2647.58亿元,比年初增长379.2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3亿元,创存款增量的历史新高。

宏观调控之痛

种种迹象表明,温州民资已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宏观调控的力量。

央行温州中心支行的一位人士分析说,民资回撤的主要原因是受房地产紧缩政策以及煤矿业 关停并转 调控的影响。

以温州 炒煤团 为例,去年年底国家对不达标小煤窑实行的 关、停、并 政策,使得 炒煤团 发端地平阳县水头镇的部分炒煤资金开始回撤。央行平阳支行在一份文件中称,对外投资煤矿的资金流出量逐渐减少,存款增幅出现回升现象。

由于没有及时撤出,很多温州商人连老本都赔了进去。与张先生一起投资煤矿的6个合伙人就颇具典型性。 平均下来,每个人前后至少赔了200万。

与此同时, 国八条 的出台也让温州 炒房团 不堪重负,上海首当其冲成为 重灾区 ,大批房产投资者退市。

当时,很多人都选择将上海的住宅出租给一些中小公司做办公用房以获取利润。 张先生告诉记者,但后来很快被证明这种做法不可行,随着房价的迅速下跌,租价也一再走低,甚至连月供也没法还上,等到想明白的时候,房价大势已去,最后大部分人只能全线撤出。

不管你是长线、中线还是短线都经受不起,除非银行是你们家的,才能死扛。 乐清的陈先生认为,在接二连三的宏观调控政策的冲击之下,退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算是幸运的了,每套房子才低于买价近5万,再加上银行贷款利息与其他费用,总共亏了约40万。

熔融指数试验机

电子拉力试验机故障排除